股票操盘

进击的京东方

  继率先在华为旗舰手机上拿到高端OLED显示屏订单后,京东方A再次向高端OLED市场发起挑战。

  此前,手机行业高端OLED屏幕一直被韩系企业垄断,但近日外媒有消息称苹果公司正在积极测试中国企业京东方的柔性OLED显示屏,目前已进入最后阶段,并且将在今年年底前决定是否将京东方作为OLED显示屏的供应商。

  从初创时的负重前行到后来的奋起直追,再到今日的同台竞技,以京东方为首的国内半导体显示企业在经历了二十余年的发展之后,终于有了与全球OLED显示顶尖企业一较高下的资格。

  行业分析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苹果在屏幕等关键零组件的供应商选择上一直采取各方加码的策略,此次苹果再次决定向三星电子之外的企业采购OLED屏幕、并对京东方进行考察,其本意也是为了增加自身在供应链的话语权。而京东方如果成功拿下苹果OLED屏幕订单,对于国内半导体显示产业以及京东方而言,均会产生巨大的示范效应。

  今年7月,京东方绵阳第6代柔性AMOLED生产线月的对外见面会上,京东方集团副总裁、绵阳京东方光电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常程对外透露称,绵阳产线进展顺利,一切均按计划推进。目前,京东方除了在成都、绵阳拥有已量产的第6代柔性AMOLED生产线,还在重庆建设了第三条第6代柔性AMOLED生产线万片。

  除京东方外,包括深天马、维信诺等在内的国内显示厂商也在不断投资建设第6代柔性AMOLED生产线。显示厂商扩产的背后,源于手机屏幕及可穿戴设备等多场景对OLED显示的庞大需求。目前京东方是全球为数不多的可以大规模量产柔性OLED显示屏的企业,在全球手机对于高端OLED屏幕需求日益增加的大环境下,京东方此前投建的产线如今已到“结果”时。

  IHS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6年,整体智能手机市场显示屏出货量将从16亿片增至16.3亿片,年复合增长率仅为0.3%,但柔性显示屏将从1.59亿片增至4.81亿片,年复合增长率约为15%。在手机市场总量难以增长的情形下,手机领域,尤其是高端手机领域的OLED显示屏对LCD显示屏的替代进程正在加速。

  此外,2019年是5G正式商用的开始,5G的诞生不仅仅推动了手机行业的发展,可穿戴设备行业亦迎来新的发展高峰。从目前的市场趋势来看,以智能手表、智能手环等为核心的可穿戴设备经过多年潜心发展,是手机以外最大市场规模的智能设备。市场研究公司Gartner称,2019年全球可穿戴设备销量预计会达到2.25亿部,全球终端用户在可穿戴式设备上的支出额预计会达到420亿美元。

  折叠屏亦是显示厂商目前面临的一大机遇。2019年初,三星在Galaxy S10发布会上公布了一款引爆行业热点的产品——折叠手机Galaxy Fold;随后,手机厂商开始在折叠屏手机上大肆炫技。在三星发布Galaxy Fold不久后,华为亦展出了自己的折叠屏终端Mate X,该机型使用的正是来自京东方的柔性AMOLED折叠屏。

  今年8月,常程对外表示称,预计2020年折叠屏市场将逐渐进入爆发期;未来随着技术进一步成熟,S型屏幕甚至叠纸张般的多次折叠屏幕也有可能面世。

  业内人士分析称,未来显示屏在生活中的地位将越来越重要,能够任意弯曲的柔性屏则可以完全弥补现阶段屏幕外形的局限,与柔性屏相关的一系列应用前景必然十分广阔。

  作为全球半导体显示产业龙头企业,以京东方为首的中国显示产业走过了从无到有、从有到大、从大到强的发展之路。

  京东方方面向记者表示,目前全球有超过四分之一的液晶显示屏来自京东方,其超高清、柔性、微显示等显示解决方案已广泛应用于国内外知名品牌。2019年上半年,京东方在智能手机液晶显示屏、平板电脑显示屏、笔记本电脑显示屏、显示器显示屏、电视显示屏等五大应用领域出货量均位列全球第一。

  1993年,京东方创立,王东升出任董事长,其后通过一系列改革,使企业逐步走向盈利,并走上市场化、国际化、专业化的发展道路。1997年,京东方成为北京第一家B股上市的公司,并成功募资3.5亿港币;4年后,京东方登陆A股,并通过定增开启了显示巨头的缔造之路。

  2003年,京东方成功以3.8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韩国现代电子的液晶显示业务,这场当时中国政府所批准的最大外购案例成功为京东方带来了进入世界领先的液晶显示领域的重要机会。在收购现代电子液晶显示业务的当年,京东方自主研发的第5代液晶显示生产线年量产,这条生产线代线,让国内缺少自主液晶屏的时代成为历史。

  2009年8月,由京东方投建的中国大陆第一条8.5代线在北京亦庄奠基,这则消息在当时的显示行业引起极大的震动。随后,包括日本、韩国以及中国台湾等国家和地区的显示企业纷纷携最新产线进入国内建厂,其余的国内显示厂商如华星光电等亦开始跟进最新的高世代线,LCD行业进入大规模国产化替代前夜。

  在消费电子行业催生出对OLED显示屏的需求之时,京东方并没有停下脚步。目前,京东方已经在成都、绵阳、重庆兴建了三条同规格的第6代柔性OLED生产线代柔性OLED生产线相继量产,京东方开始在OLED高端显示屏市场崭露头角,国内手机产业链的高端OLED屏幕告别“缺屏”历史。

  京东方方面告诉记者,在LCD行业快速发展的同时,其行业的周期性波动对于企业而言一直是一个需要科学应对的难题;在这一过程中,京东方通过不断快速提升技术能力和水平,迅速建立起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最终赢得了市场青睐。

  2019年,执掌京东方26年的王东升先生宣布交班,由陈炎顺接替创始人王东升出任京东方新一届董事长。

  2019年5月20日,即将离任的王东升在给京东方全体同仁的一封信中提到,不论遇到什么困难,公司坚持物联网转型的战略不动摇。

  陈炎顺在2018年的京东方全球创新伙伴大会上亦表示,预计2030年全球物联网市场规模将达到14万亿美元,京东方将依托显示与传感核心技术,发展端口器件(D)、智慧物联(S)、智慧医工(H)三大事业,优化升级智慧端口产品,拓展物联网系统和专业服务业务,从而实现在物联网阶段的战略转型。

  专注于在物联网领域谋求突破,京东方有着自己的考虑。早在2014年,京东方就启动了战略转型,开始由单一显示器件业务,向端口器件、智慧物联和智慧医工三大板块转型,即“DSH”战略。时任京东方董事长的王东升提出“开放两端,芯屏气/器和”的物联网战略,其定义的“物联网”,就是将芯、屏、软件和内容、功能硬件等要素组合,形成人与人、人与物、物与物相连的价值创造系统。

  事实上,在各种智慧场景的演示及使用过程中,包括传感、通信、大数据分析等种种环节,最终均需要通过“屏”来进行展示,这正是京东方所拥有的产业优势,但这种横向的拓展对京东方而言也绝非易事。

  王东升先生曾多次表示,京东方已进入无人区,前面没有太多可以参考的东西,这时候压力更大。

  京东方方面亦向记者表示,公司创立26年,从一家年收入仅有6000万元规模的电子元器件公司成长为千亿级资产和产值的全球化创新型企业,专心专注、持续创新、建立优良机制正是成功所在,始终保持对技术的尊重和对创新的坚持,才能在物联网引领的第四次产业革命浪潮中找准公司的业务定位和发展战略。

郑重声明: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 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 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 多谢。

上一篇

小米笔记本PRO为什么都要纠结京东方屏幕这件事

下一篇

1080P普通A屏和京东方天马屏幕哪个屏幕素质更好?两款屏幕分别有哪些优势?

相关文章阅读